济南轻骑摩托车有限公司

新闻动态

新闻检索

官方微博

市场活动
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市场活动
我的轻骑情缘
2015年07月11日| 485次| 打印| 分享

这是在论坛里一位轻骑老用户发表的帖子。看到这篇帖子,仿佛看到了轻骑当年的辉煌,看到了轻骑一步一个脚印的坚定与艰辛。这篇帖子的作者曹江河先生是一名退役的职业摩托车赛手,曾多次参加国际摩托越野赛和拉力赛,成绩斐然。

他说,虽然过去总是骑着进口车参赛,但是看到国产车的崛起从来都是他的梦想;

他说,号召车友支持国产并不是包容落后,而是希望民族企业能够快速发展;

他说,轻骑是山东人的轻骑,如山东人一样,外观质朴,“内心”强大;

他说,作为一个济南人,见证了轻骑从几十人的小厂发展起来的整个历程,其中不乏艰辛,但是坚定、踏实;

他说,他相信轻骑,就算是从头再来,依然相信轻骑能走出自己的一片天地。

这是一个轻骑老用户的心声,这个心声让每一个轻骑人由衷的感动。


《我的轻骑情缘》

文/曹江河

虽然自己是轻骑几十年的忠实用户,但这还是第一次来到论坛这块轻骑自家的这块美丽庭院。

轻骑这个牌子,最早引起我的注意是在七十年代初期。当时正我正在当兵的我,在经六纬六路南一个街边小门头房前,看到几个工人在鼓捣一辆怪怪的小摩托车,便好奇地走了过去,谁知道当时蹲边上看着看着就着了迷。

那小摩托的架子比当年的“大金鹿”还要来得粗壮,尤其下面那台小发动机,清脆的“突、突、突”声,简直就把我的心牢牢钩在了上面。我伸出手,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后边那根亮闪闪的排气管,一股钻心的烙烫,让我猛然抽回了手,也就是那烙烫,让我和轻骑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后来回到部队,尽管我也是驾驶着部队里价格不菲且样子新潮的进口摩托车(我是部队职业车手),但是那精巧的小摩托车,那清脆排气声,却始终让我久久难以忘怀。于是,我逢人便讲:“我们济南也有摩托车,小巧玲珑非常可爱。”可是在那个年代,那种场合,我却总会成为战友们的笑柄,可我就是不服气,就是有股子倔劲儿,我家乡的小摩托就是好!直到后来,我才知道这漂亮的小摩托有一个响亮的名字——轻骑。

打那以后,我就老想着拥有一辆自己的轻骑小摩托。于是,我把原来用的3毛6的中华牙膏,换成了一毛多的牙粉,洗脸也不用肥皂了,还把每个月把家里寄来的糖果悉数变卖,甚至以往每个礼拜都要去北京市里和战友们搓一顿的,我也以种种借口推脱,跑去赛场加班训练。我就这样在省吃俭用,偷偷存钱,终于在第二年探亲假的时候,我实现了自己的愿望,买了一辆朝思暮想的轻骑小摩托。

自从跨上那辆小轻骑,我就没有停下,从早上疯到了晚上,那一整天的高兴劲儿到现在我都忘不掉。后来晚上回家,因为买车这事儿我被父亲狠狠地训斥了一顿。父亲是个军人,带兵打仗的主儿,那一顿训斥咆哮,就好像第三次世界大战开战了,这也惊动了隔壁的司令员。老首长来到我家,了解了情况,看了看我的小轻骑,看了看我父亲,可就唯独没有认真看我那可怜祈求的表情。于是淡淡的说了句:“小子,自来红思想不能有啊!”

我的天哪,唯一的期望就此破灭,为此我哭整整一个晚上。第二天去厂里退车时,心里别提多难受了。

在后来的岁月里,那辆小轻骑总在我的心里隐约的飘忽着。不知怎么的,我就是忘不掉那辆小轻骑,就是那样喜欢那辆小轻骑,待我长大成熟了,我才真正懂得,那不是我贪玩所致,而是因为那是我的“初恋”,我必将纠结一生的“初恋”。

二十年后,我从部队退了下来上了大学,毕业后回到了家乡济南。出于工作的考虑,部队领导准备给我配一辆北京吉普,但我毫不犹豫的我谢绝了。随后我做通了父亲的思想工作,同意我买了一辆小轻骑。

再度来到当年买车的地方,那破旧的小趴趴房如今也变成了宽敞明亮的商铺,门前攒动的人群,试车的机器声,此起彼伏热闹非凡。

当然,我沾了军人优先的光,在那个买小轻骑万分困难的时期,顺利买到一辆属于我自己的车。推车出门的那一刻,身边立刻围拢来一群操着南腔北调的人,不断加价恳求转让。我心里那个自豪,那个得意,真像是抗战时得了一条三八枪,六零年吃了一顿红烧肉,美得那是屁颠屁颠的。

当年,我也是济南军区大院里第一个买“私家车”的主儿,自然也是众多羡慕眼神的焦点,因此我也有了一大群忠实的“粉丝”。可得意没几天,我就从他们口中听到了我心爱的轻骑的小名——黑老鸹。你说我心里那个气呀,恼得我跟他们变了味儿的,好好的和他们“商榷”了一番。

可当我走出了大院才发现,原来当时社会上那“黑老鸹”的命好,更是被叫的响亮。一口难敌众言,我琢磨着这人都怎么了?怎么着也得起个贴切点儿的,阶级立场分明的名字吧?于是我索性管我的小轻骑叫小黑驴,饲料少,耐吃苦,经折腾,好维修,这才更合适嘛。真的,轻骑就是这样:百公里1.8L的油耗,载得动二百来斤的大肥猪;底高340毫米,通过性那是没说的(全地形的);故障出得少,也好维修,简单到一油,二电,三补胎就能轻松搞定,就是对一般人来说也是一点儿难度也没有的。

从正式买第一辆轻骑到现在,我前前后后玩过三辆轻骑,总共也就补过五六次轮胎,换过三个火花塞,紧过两次链条。最远的一次骑行,是我从济南出发到洛阳去拜访我的姐姐,三天的行程非常顺利,也就回程后维护了一下缸、塞、环。

还记得当我骑着我的“小黑驴”出现在姐姐家门口时,姐姐和姐夫异口同声的问:“这就是你比赛用的车啊?”我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,一膀子瘫靠在了门框上,有气无力的说:“装什么傻?!”姐姐笑了笑:“跟你闹玩儿呢。”不过言语中,对我,对“小黑驴”的亲昵劲儿令我至今难忘。

后来我还玩过一辆轻骑的“小王子”踏板车,尽管是一辆妇道御用的酱油车,可也愣是在我的驾驭下飞跃过田埂,穿越过济南的6.26特大洪水,尽管后来转手给别人,却也给我挣足了面子。后来有次偶遇我的那辆“小王子”,便上前搭讪:“这车三年了,你玩得怎么样?”“挺好,还没有修过呢,不错啊。”那人随口说道。我心里却很是高兴,就算“改嫁”了,人家也没有嫌弃啊。

如今我的现役座驾是轻骑的国骏200-2D,它价廉、物美、经久、耐用,跟我已经八年了。期间去过伊利,跑过格尔木,穿越过新疆,征服过青藏,去过云南,走过中国的许多大好河山,行程早已过了八万公里。我如今已经62岁了,早已退休,而我的国骏依然在自己的岗位上坚挺着,如今做为训练车,每天仍旧3、500公里的跑着,劲头依旧十足,

不管是老早的“小黑驴”、“小王子”,还是现役的国骏,在我手里的表现都还不错,没有在路上难为过我,更没有让我烦恼过。这就是轻骑,始终用一种过硬的技术告慰着他的用户。

一个伟人说过:改革是硬道理。这是全面性的指导意见,它包罗万象,轻骑自然也涵盖在其中。可市场就是这样,你有你的嗜好,我有我的偏爱,需求、舍弃全在那一瞬间的纠结中。如今世道变了,可能是“接轨”心切导致的缘由吧,现在年轻一代都在追求新、大、快的外国产品。“河里无鱼市上求”,不少年轻人涌入黑市,倒腾起“水车”来,于是那些个七拼八凑的,没有质量保障的,安全隐患极大的“水车”就这样充斥着市场。

或许会有人说:鬼子的东西就是先进,破的烂的也比国产的强。可我认为,这是理念性的错误,政治方面的问题我不想说,对于这样的说辞我只想说一点:你说是骑着日本车,心里怀揣着一颗中国心。可是那始终是别人家的产品、别人家的技术,你骑上去这中国心怎能骄傲得起来?

过去我们总说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,可那也是因果循环,最后鬼子给我们打跑了,我们的枪枪炮炮如今也能领跑国际。可当下不少年轻人骑着七拼八凑的水车,却完全没有师夷长技的念想,真要是换揣着中国心,何不倒腾点儿高、精、尖的技术出来,把中国制造的招牌给立起来啊。

那些个崇洋媚外的人做不到,并不代表没有人愿意去做。过去,我们的轻骑做到了,后来的嘉陵也做到了,钱江、宗申等等民族品牌也都做到了,可是市场是怎么看他们的?不是国产的摩托没有质量,也不是国产的摩托车就比进口的差,而是不少人骑国产摩托的指导思想跑偏了,心里总认为别人家的东西先天就比自己的好,这带着有色眼镜看待问题,这结果自然也是截然不同的。

平心而论,自己真的不是在做谁的托儿,只不过是坦诚了自己的轻骑情结,和对国产摩托的爱护。还是那句老话:谁也不愿意拿自己的真金白银给别人做广告!但是,如实表白自己的真切感受,却价值千金!就算是为了自己对轻骑几十年的钟爱,几十年的情义,能够于此推心置腹地畅谈一番,却也真的值了。

轻骑的工人是好工人,爱党、爱国、爱企业,人心未散,觉悟犹存;轻骑的领导是好领导,当年与工人一道啃着菜饼,住着破房,凭着一个铁砧几把铁锤,硬是用满腔激情打造出了中国的摩托车;轻骑的企业是个好企业,根基深厚,技术一流,曾经创造过多少辉煌。

我真心的希望再看到轻骑的产品雄霸国内,豪闯世界。你要问我对轻骑情缘有多长久?如果硬要给个期限,我会大声对轻骑说:“爱你一万年!”

©2001- 版权所有 济南轻骑摩托车有限公司 鲁ICP备05001500号 |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543号
-- 南方摩托车成员网站 --
捷瑞数字 | 制作维护
扫描二维码
关注轻骑摩托
官方微信
返回顶部